Politics Sci-Tech Culture Celebrity

Travels | 修道院博物館 – Lu Chung

23


Photography – Bonnefont Cloister

在悠悠倒轉的古色叢林中,尋找絕無僅有的獨角獸。

與獨角獸的邂逅,怎麼也都不浪漫,他的容貌就斗大地以油墨印刷在帆布袋上,被掛在曼哈頓大都會藝術館的商店內販賣,雖然商業的量產有點毀了他的神秘感,但我依舊抱著憧憬想好好見他一面。

修道院博物館 (The Met Cloisters) 位於遙遠的北邊,就位於曼哈頓華盛頓高地的崔恩堡公園(Fort Tryon Park),我們從 Williamsburg 前往大概要花一個多小時的路程,週休地鐵A線最北只行駛到181街,再轉乘M4公車沿著山丘蜿蜒而上,直達博物館門口,整棟博物館的外觀就像中世紀後期的建築,先是走過長長的廊道,感受悠悠倒轉的歲月。

古色的氛圍一層又一層的襲來,剎那間,彷彿進入時光隧道。

博物館內的收藏品毫無違和地鑲嵌於建築體中,宛如參加一場沈浸式的體驗,自然地穿越至好幾世紀以前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展覽空間是Saint Guilhem Cloister,迴廊由十二世紀早期至十三世紀的石灰石柱環繞而成,簡樸的石材加上富麗的雕飾,每根柱都有著獨特的模樣,有些柱頭刻著科林斯般的華美捲葉或奇珍異獸,有些柱身的紋路如流水瀑布傾瀉而下,轉身就能遙望窗外的露台美景,和潺潺地哈德遜河水流過。

博物館有三座中庭花園,分別是位於主層,四面環繞著拱廊的露天中庭 Cuxa Cloister,保有從中世紀流傳下來的植物至現代品種。另外兩座中庭都位於底層, Bonnefont Cloister 種植著均為專業原料的植物,食材、藥材至畫家的顏料應有盡有,以苗圃、籬牆、和石造水井重現了中世紀的園藝技術。Trie Cloister 則栽種著獨角獸掛毯所描繪的花草,依四季的變化、不同的花期於庭中綻放。

繞了一圈,我們終於來到收藏獨角獸的房間,這幅中世紀晚期的掛毯由銀線、鍍金的線、羊毛和絲綢編織而成,和其他同系列的六張掛毯一併展開在房間的牆面上,雖然七張掛毯被佈置於同個展示空間,很難不把這連環的獵捕畫面聯想在一塊,被美麗震住的霎那,轉瞬便被那驚心動魄的故事磨滅。

然而,The Unicorn in Captivity 可能為獨立的圖像,絕無僅有、難以捉摸的獨角獸代表的是被寵愛的人,脖子上拴著華美的項圈,被籬笆圈在樹下,看似束縛的鏈條與牢籠,卻一點也不堅固,其實獨角獸能輕易地掙脫,但他選擇放棄自由、留守於原地,是什麼原因,讓他眷戀?那棵結滿果實的石榴樹解釋畫中的矛盾,石榴是中世紀的創作中象徵生育和婚姻的意象,獨角獸身上沒有如狩獵系列中明顯的撕裂傷口,乍看似血跡的紅斑點,其實是樹上成熟爆裂的石柳果實所滴下的汁液,遍地的野蘭花、拳蓼、薊草,和隱藏在右下角花叢中的青蛙,都呼應著婚姻和生育的象徵。

獨角獸理想的美夢,被縝密地織進細軟的掛毯,幸福的藍圖凍結在無法結語的詩篇,他遙望著現實,在人世間流離輾轉又度過好幾世紀,不疾不徐地守候,只為了一場最美的相遇。



Source link

Pin It on Pinterest

Share This

Share this post with your friends!